当前位置:主页 > 迷失单职业传奇 >

迷失鼓浪传奇私服单职业版本屿:“鬼屋”传奇

时间:2017-01-12 21:50 来源:http://www.bubo.ws 作者:admin

  曾璜在厦门指指对岸,八卦楼在阳光下闪闪发亮,说:“我们小时候叫它‘鬼屋’,吓唬小孩子不说‘狼来了’,而是说:再闹就给你搁到‘鬼屋’”。《骇客帝国》动画版里也有“鬼屋”的故事,其实是地球引力减小的神奇之地,孩子、猫和其他动物都可以在空中飞舞。鼓浪屿一直存在许多“鬼屋”,时光的流逝只是为它增添更多传奇。 

  三宅一堂:尖顶飞檐的和谐

  视线从鼓浪屿略显奢华的屋顶上掠过,对岸的厦门好似另外一个世界 从厦门隔海望去,鼓浪屿狭长如绿舟,纷繁错落的红屋顶隐没其中。它距离厦门的商业中心也不过500米。鼓浪屿之于厦门,就像深宅大院之于街巷,厦门是出发的港口,鼓浪屿却是可以让人长久地、安静地待下来的地方。

  成排的鹤嘴吊车、巨轮以及鲜艳无比的货柜,厦门给人远洋出海的冲动,它是下南洋、闯世界的起点。到了厦门,整个东南亚都跟你的距离拉近了。同样,鼓浪屿的厚重也是和那些100多年来不断远走他乡的人分不开的。这里的每一幢老房子,一砖一瓦,一草一木,都能讲出一段曲折悠长的悲欢离合,一场传奇

  沿着一条笔直的小巷走着,高大的香樟、柠檬桉和凤凰木在头顶搭起浓郁的绿帐篷。如果在赤日炎炎中走过,想必更是清凉。

  旁边一处荒芜的院子,据说以前是日本的领事馆,杂草丛生的大花园,文革时刷在砖墙上的红标语依稀可见,阳光从高高的凤凰木头顶笔直地落在草地上,宽大的石头台阶是一种期待,而黑洞洞的穹隆形的门廊又昭示着许多记忆。沿着同样坦阔的木头楼梯上到三楼,迎面是突现的明亮,相对的两间房门紧闭,尽头处竟然是一个阳台,可以俯瞰到二楼的天台和墙外的小巷。

  转弯就是福建路,把角处是清晨10点40分的哥特式天主堂。纯白的尖顶,梅花浮雕,据说,周日早晨的弥撒是用英文的。一群建筑科的学生在教堂前写生。老太太祈祷的背影像是凝固在了门口的圣母像前,直至我们离开,都一动未动。教友们三三两两走出教堂。彩绘玻璃的大窗,碧蓝的穹顶,尽显庄严和谐之美。

  早在1842年2月,美国归正教会教士雅裨理就抢先进入鼓浪屿。后来,英国也先后派遣教士来鼓浪屿创设自由教会和长老会。但这座教堂最早的神父是西班牙人,现在的神父已经不知经过多少任更迭,只有教堂辉煌的建筑作为艺术品,超越战争而留存。鼓浪屿的基督徒也曾经在解放前达到鼎盛,全岛60多的人都是基督徒,恐怕这一比率全国最高。而今,鼓浪屿的教堂只剩下四座:三一堂、福音堂、复兴堂和天主堂。

  与天主堂只有一墙之隔的是黄荣远堂,建筑风格完全的西式,干涸的喷水池,高挑的柱廊,阳台玲珑剔透,悬在空中。依墙还有假山环绕,亭台其上,也算得上是中西合璧。如果是在广袤的内陆看见这样一所宅院你也许有心理准备,可是却是在这样一个精致小巧的岛屿上,在穿越曲径通幽的深巷之后给人的震撼十分强烈,况且,这样深宅大院的老房子绝对不是一家,而是许多家,尽管很多已经坍塌破败,旧有的骨骼却仍旧保留着。

  对面的海天堂构,中式屋檐高高翘起,完全是“东风压倒西风”的模样,也是建造者的初衷,这样的式样在鼓浪屿并不多见。但是,因为大门紧锁,也就只有隔着铁栏张望的份儿了。

  鼓浪屿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中西老房子?这也是所有故事发生的大背景。第二次鸦片战争以后,外国人通过不平等的《天津条约》和《北京条约》得到许多特权,从此,开始进入鼓浪屿,之前,只能在通商口岸的厦门居住。除了英、美、法、德、日、西班牙等,荷兰、丹麦 、葡萄牙、奥地利、瑞典、挪威等国的商人也都蜂拥到鼓浪屿,带来多姿多彩的风格样式。到了甲午战争前夕,在这个弹丸小岛上,设有领事馆的国家从原来的3个增至12个。他们一上岛便建造楼房、别墅、教堂、学校,希望久居。

  另外一次就是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,许多南洋华侨回乡创业,在鼓浪屿建造许多别墅住宅,短短15年内就建造了1000多幢。鼓浪屿的老房子因此有着十分丰富的建筑语言,古希腊三大柱式(多立克式、爱奥尼亚式、科林斯式)、哥特式尖顶和门窗、巴洛克装饰风,还有罗马教堂的十字廊、英式落地门窗、西班牙尖叶窗、北欧的壁炉、南欧的屋顶等等,甚至南洋建筑和闽南传统建筑的一些语汇也会出现。
 
  菽庄是叔臧的谐音

  巷子里这扇锈迹斑驳的铁门背后是野草丛生的荒园 通往菽庄花园的是一条曲曲折折的路,过了四十四桥,缘阶梯而上,来到“听涛轩”。一架钢琴,对着碧涛和海湾。现在的菽庄花园是座钢琴博物馆,钢琴的主人是生长在厦门、来自澳洲的胡友义先生。

  菽庄花园其实就是林尔嘉花园,建于1913年秋。林尔嘉是台北富商林平侯的后代,字叔臧,“菽庄”乃叔臧的谐音。有意思的是它的布局,有人说,它的设计在刻意模仿《红楼梦》中的怡红院 ,巧妙构思,突出了藏海补山之妙,集山光海景于一园。一般人不会想到,隔着海峡,会有两座相似的庭园,其实,它是台北板桥林家花园的浓缩。1888年到1893年间,林平侯花了5年时间、50多万两银子修建板桥花园。1895年,甲午战争后,林尔嘉之父携全家回厦门避祸,定居鼓浪屿,成就了这座花园。

  现在,博物馆里70多架古钢琴和百盏古钢琴灯台只会为菽庄花园带来更多声色。这些钢琴都不远万里而来,就像它们的主人胡友义,游历了整个世界,把生命中最珍贵的部分安放在这里。他知道,全世界只有鼓浪屿最担当得起,也最适合这个角色。

  “钢琴是一种家具”,“钢琴是我生命的一部分”,缅甸华侨世家的胡友义老先生娓娓道来他就读厦门中学,留学布鲁塞尔音乐学院的经历。他不能忘怀的是母亲从台湾陪嫁而来的一台“雅马哈”风琴,以及祖父对古钢琴的收藏。他本人则在墨尔本建造了一座占地80亩的胡氏山庄只为收藏他世界各地找到的古钢琴,一连串的往事在肃穆的古钢琴的包围中间徐徐展开。

  此时,放在这里的70多架古钢琴,有稀世名贵的镏金钢琴,世界最早的四角钢琴和最早最大的立式钢琴,古老的手摇钢琴、产自一百年前的脚踏自动演奏钢琴和八个脚踏的古钢琴等等,它们历经数百年风雨和两次世界大战能够幸存,实在是奇迹。 “我愿意把世界各地收藏来的古钢琴放在我的家乡鼓浪屿。”最让他高兴的是,将有一座新的风琴博物馆诞生,近日,他将会把二层楼高的一架百年老风琴运到鼓浪屿来安家。

  漳州路44号:挥不去的家园

  • 上一篇:保险商业史《迷失的单职业迷失私服发布网盛宴》:第一章“冒险王”传奇
  • 下一篇:跟国产片学起英文单职业迷失私服发布网名:“迷失”在“传奇”中~